抹香鲸的最后79小时!下次再见它或在博物馆_惠州新闻_

2017-10-20 18:38

  12日下午5时,接到来自深圳的紧急通报后,市海洋与渔业局派出4艘快艇前往救护。12日21时,抹香鲸被护送至大亚湾虎头门海域,“鲸鱼在水深的地方沉下去,我们都以为它游回大海了。”大亚湾渔政大队教导员巫特坚说。

  然而,鲸鱼选择了去而复返。13日早上6时接到渔民报告后,抹香鲸在深圳大网前廖哥角沿岸海域被发现有搁浅危险,健康状况不容乐观。为了让鲸鱼回家,现场人员用汽艇马达的水流冲击鲸鱼,迫使鲸鱼向海移动。13日17时,抹香鲸被再次引向深海,参加救护的船只已达9艘。

  中午1时左右,潜水员用棉被裹住鲸鱼尾部,用绳子拴住,并在鲸鱼头部挂上游泳圈以增加浮力,然后把鲸鱼缓缓从浅滩拖到深水处,再拖至惠州港用吊机打捞。

  上午11时左右,面对南方日报记者,方亮站在救援船上正式下出结论:抹香鲸死了。

  “抓紧把绳子拴在鲸鱼尾巴上,慢慢拖到深水区,现在是潮水位最高的时间段,浮力最大,不然等潮水下去,鲸鱼完全搁浅,就拖不动了。”一位专家说道。

  面对“迷途”的大家伙,渔政部门和本地专家无论是敲击驱赶还是声呐引导,都无法让她“知返”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所有人把希望都寄托在外来专家身上。上午10时半左右,来自中山大学海洋科学学院、香港海洋公园等的各路专家赶到。经初步观察检测,专家的表情变得凝重。“近距离观察后发现,鲸鱼的状况不是很好。”中山大学海洋科学学院专家方亮说。专家用听觉和声呐系统进行测试,但没有得到抹香鲸的丝毫回应。

  “跟了她3天,现在是最后一次与她亲密接触了,我们现在要为她的尸体测量。”沉默多时的自在终于开口说话,之后便一头扎进冰冷的海水。

  3月12日9时,一头长约11米、重达10多吨的抹香鲸在深圳大鹏海域被海上渔网所困,在渔政部门、渔民及海洋专家努力下,已清除渔网的鲸鱼游向惠州大亚湾海域。

  抹香鲸在惠州港被接到陆地。南方日报记者 王昌辉 摄

  大约1小时之后,惠州港码头上挤满了专家、潜水员、渔政人员、码头工人,还有数百名周边群众,他们来送鲸鱼最后一程。

  一位外国专家在现场指出,之前有3艘小船围着抹香鲸打转,试图用敲击声刺激它游向深海,这个做法显然不对,会影响抹香鲸,导致它系统混乱,“应该围在它后面,给它让出一条路”。在专家指导下,尽管敲击渔船驱赶的策略得以改变,但抹香鲸的状况变得更糟。抹香鲸吃的是深海生物,几天在浅海区逗留,基本没吃任何东西。潜水员无奈地说:“它游不动了。”

  随着鲸鱼在15日凌晨2时左右最后一次呼吸,这头在深圳受困后在惠州浅滩搁浅的温顺海洋“巨无霸”,停止了心跳。各方持续3天多的救援也以并不完满的方式结束。解剖以确定死因,做成标本以普及海洋知识,宣传海洋环境保护,是它的下一个重要使命。

  但此时,抹香鲸已经完全搁浅了。“它现在太痛苦了!”一名外国专家说,建议一是继续观察,二是准备安乐死。安乐死的方法有两种,一是注射大剂量毒液,二是用炸药炸死。

  【上岸】 “愿你在天堂找到回家的路”

  为了尽可能降低对鲸鱼躯体的进一步伤害,4条红色布带和3条暗灰色布带被工人们打结成一张巨大的网,每条布带的间距都经过仔细调整,来兜起这头海洋高级哺乳动物的巨大身躯,从海到岸。

  救援工作开始转为打捞。参与整个救援工作的潜水员自在和黄晨迪此时已经穿好潜水衣,要对抹香鲸做最后一次测量,为打捞提供数据参考。

  15日下午4时半左右,潜水员将鲸鱼尾部固定后,用绳索卡在鲸鱼牙齿上,这一次,鲸鱼温顺的听从吊车的指引,缓缓浮出水面。此时,距离它被发现约79小时。

  “真的死了?难道专家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?”一名从深圳赶过来的女士脸上挂着复杂的表情。显然,前一晚“鲸鱼又游动了”的消息所带来的惊喜已基本破灭。

  【死亡】 “最后一次与她亲密接触”

  来自深圳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张波听说鲸鱼搁浅的消息后,15日一早便来到现场水域观察鲸鱼,他希望鲸鱼尸体可以通过多种方式用于海洋生物知识的普及和宣传。

?

  “这是一条雌性鲸鱼,属于这个种类最大级别的体型了。”中科院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员李松海表示,被吊上岸的鲸鱼将会送到惠州市渔业研究推广中心,然后以中山大学为主要力量组织解剖,以确定鲸鱼死因。“目前死因还无法确定,各种人类活动都可能对鲸鱼造成影响,比如损伤鲸鱼的声呐系统从而迷失方向导致被困,海洋垃圾也是海洋动物的主要威胁。”

  至上午11时半,抹香鲸离海岸越来越远,水深只有不到3米,即将搁浅。到了下午,潜水员带回抹香鲸的皮肤表皮样本,得到“情况危险”的消息,“尾部已经有地方溃烂,尚无法知道更多的受伤或中毒情况,但可以判断身体很虚弱”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 徐乐乐

  “不能硬拖,鲸鱼现在头部已经触底,直接拖鲸鱼很容易与滩底发生摩擦,造成身体损伤,就难以制作标本。”方亮担忧起来。

  40分钟后,这条长约11米、宽约2米、重达10余吨的抹香鲸,从搁浅处被发出轰鸣声的渔政船给缓缓拖了出来,驶向2公里外的惠州港码头。

  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邬刚当即提出不同意见,希望用绳或布袋将鲸鱼尾部固定,观察到晚上。不少专家也认为,注射毒液或炸药会对海洋造成污染,建议等待其自然死亡。

  对于抹香鲸为何无法游回外海,方亮表示,一是曾经被渔网所困,可能受了伤,抹香鲸靠声呐导航,一旦生病中毒或受伤,导航系统就会出现问题,无法辨别方向,此外,当海水往岸边流,抹香鲸会顺着海流漂到浅海。

  经过两天持续救援,抹香鲸的最终命运将在15日揭晓。这天早饭后,渔民阿泷赶匆匆到海边,想知道这个大家伙是否还活着。“昨天蹲了一下午,专家说怕是没希望了,但后来又听说它昨晚又开始游动,十分好奇。做了近20年渔民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”。

  死亡的气息从15日上午10时开始蔓延。惠州渔政部门和专家在海面商议“善后”方案。夹杂着咸味的海风从东南方向吹来,抹香鲸离岸边不到10米,静静地浮在海边,露出一小块黑色的头部和尾巴,任由海浪吹打。

  然而,随着14日的晨光从东边海平线上拉起,抹香鲸仍游弋在离岸边20米左右的海面,远看就像一根黑色浮木,久久才会从它长在头顶的鼻孔中喷一次水汽??证明它还活着。

  但无论如何,抹香鲸死亡的气息正在来临。

  “哇,这么大的‘鱼’,这么大。”虽然之前已经窥见鲸鱼的全貌,但等到它完全出水,以11米的巨大体型,在吊机的作用下凌空而起,依旧让现场的人们震撼不已。另一边的吊机记录仪上也显示出鲸鱼的体重:14.18吨。

  【危急】 两次入海后返回浅滩

  慢慢地,鲸鱼有更多皮肤在海绵上浮现。由于鲸鱼很重,吊起过程中需要反复调整。经过20分钟准备,吊机将鲸鱼缓缓吊出水面。“出来了,出来了。”围观的渔民小声吆喝着,仿佛给鲸鱼鼓劲。这时,潜水员发现吊起的角度不正,连忙喊停,引起一片叹息。

  具体的死亡时间无法精确,但方亮和潜水员判断应该在15日凌晨2时左右。“凌晨2时左右,鲸鱼有过最后一次激烈挣扎,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生命体征,我们初步判断就是在那个时候死亡”。

  被吊到早已准备好的卡车上,人们注意到,鲸鱼的口部、尾部和接近尾部的腹部都有受伤痕迹,出气孔还不断有血水流出。全程跟进救护行动的追浪表示,12日在深圳第一次看到鲸鱼的时候,身体状况还可以,主要是被渔网缠住的口部有受伤,后来鲸鱼反复在浅滩活动,受伤部位逐渐增多。

  随着鲸鱼在海绵起伏,群众的情绪也随之起伏。一名住在附近渔村的村民说,自己从昨天就蹲在岸上看这条“大鱼”,看鲸鱼在浅滩搁浅、挣扎,直至没有声息,“有那么多专家过来,以为会有办法”。

  渔政船上传来嘈杂的讨论声。抹香鲸该如何打捞?由于各方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这一问题令惠州渔政人员和专家头疼起来。他们甚至在网上找到2016年江苏南通一次打捞抹香鲸的视频,但条件和现实环境毕竟不同,谁都不敢贸然行动。

  “死啦,肯定是死啦!我在这看了半个多小时,她一直没动过,也不喷水啦!”阿泷吆喝了一声后,岸边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。

  “快点换潜水服,下水!”来自深圳追浪潜水俱乐部的潜水教练追浪在岸边对着潜水员大喊。这是潜水员最后一次触摸这头彼此陪伴了3天的海上巨兽。他们小心翼翼地围着鲸鱼打转,将打捞网布置在鲸鱼躯体的下方。

  被发现79小时后,长11米、重14吨的鲸鱼尸体在吊车悬挂下凌空而起,激起大片惊叹和惋惜之声。

  “鲸鱼不是‘大鱼’,和我们一样是高级哺乳动物,”参与救援的海洋哺乳动物专家李松海,在鲸鱼被吊到岸上后不无惋惜。“目前死因还无法确定,各种人类活动都可能对鲸鱼造成影响,如鲸鱼的声呐系统损伤从而迷失方向,海洋垃圾也是主要威胁。”李松海呼吁大家不要向海洋倾倒垃圾,遇到鲸鱼搁浅至少距离500米外,还海洋生物安宁的故乡。

  来自大海的鲸鱼在深圳受困,在惠州搁浅,迷路的她最终在惠州“上岸”,有望以另一种形式向人类讲述海洋和鲸鱼的故事。

  优美的亮黑色身躯,裸露出大片深黑色皮肤伤口,标志性的硕大头部嘴巴半张着,鲸鱼在码头下方的浅水中静静漂浮。和搁浅时只能看到首尾两端相比,这是人们第一次近距离窥见它的全貌。

  专家表示,因为抹香鲸体型庞大、身体沉重,一但失去水的支撑就会“自己把自己压坏”。同样因为“太胖”,抹香鲸需要大量水帮助散热,如果有皮肤裸露在空气中,很容易被晒伤。一般处理大型鲸类搁浅采取的办法,多是在高潮位的时候将其推回深海,一但在浅暗滩搁浅,能采取的救援方案非常有限。

  码头上,专家和工人正在研究打捞方案。在现场的惠州港负责人说,据之前测量,鲸鱼直径超过2米,重量超过8吨,吊运方案将尽量完好保存鲸鱼躯体。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